【all金】元旦搞事(朋友,你见过金的大姨夫吗)

方白芷_圆滚滚的x:

假的题目哈哈哈哈。
和太太们的联文!我是第三棒!我的荣幸!
第二棒 @Leish
第四棒 @胥颖
*ooc+短小
*可能是个(假的)修罗场


———正文———
  凯莉摸了摸下巴,坐在星月刃上,悠闲地看着下方手忙脚乱的三人,在心底计算着离这里最近的人要多久能到。显然,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女性,她并不打算下去帮把手。
  不知道为什么就总是离金很近的雷狮自然是第一个到场的。
  雷狮海盗团的四个人来的时候,格瑞的“工作”刚刚进行到一半。金顿在厕所里,透过半敞开的门可怜兮兮地注视着格瑞,紫堂幻正在他的旁边安慰他。
  “哟,恭喜啊。”雷狮推开厕所门,双手环胸靠在墙上,十分悠闲。
  “你中奖了啊。还真是可怜。”帕洛斯也说。
  卡米尔看着金,嘴动了动,是在嚼东西,他来之前吃的甜点还在嘴里。
  金撇了撇嘴,不爽地瞪着明显只是来看热闹的四个人。
  “喂喂喂,你们四个能不能不要瞎凑热闹啊?”
  他没好气地嘟囔。
  自从和他们逐渐熟络起来,金在这群别人眼里的“自然灾害”面前愈加放肆。
  从一开始的有点害怕到现在敢公然怼对方,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纵容其实也是“功不可没”的。
  “反正他们又不会真的打死我。”当紫堂幻问起时,金是这样回答的。
  “金。”格瑞晾好金换下的衣服,烈斩横在雷狮面前,视线却始终定格在金的身上,“我去给你买……”他顿了顿,似乎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不用啦。”凯莉操纵星月刃降落,“已经有好心肠的骑士送过来了哦。”
  她刚才去周围转了一圈,意料之中地看到了抱着一大包卫生巾的安迷修在慌慌张张地往这边赶。
  真是委屈他了,在小姐们的目光中买下这些东西。
  凯莉话音刚落,安米修就踹开了房间门——虽然他的本意并不是用踹的,只是手里都是东西,他也不好用嘴叼着不是。
  “金。”安迷修旁若无人地绕过格瑞和雷狮海盗团的诸位,停在了金的面前,“你还好吗?请务必让在下帮你。”
  这样说着,安迷修已经撕开了包装。
  “谢谢!”金捂着肚子,感动到想热泪盈眶,然后干脆地把厕所内的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就好了。”
  凯莉走在最后,关门的时候瞟了一眼金,装作不经意地样子,随口道:“哎呀,连我的帮助也不需要吗?”
  金的脸有些红,他看着门口以一种比树懒还要慢的速度关门的凯莉,低声挤出几个字:“那麻烦你了。”
  凯莉打了个愉快的响指,对已经出门众人眨了眨眼,似乎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而后啪地一声锁上了门。留下七个互相看不顺眼的汉子在外面大眼瞪小眼。
  这个时候,是一定要有一个人站出来缓解尴尬的气氛的。
  于是嘉德罗斯来了,伴随着一声极具标志性的“渣渣”。
  紫堂幻心一抖,觉得事情有点不妙。阴冷的杀气瞬间在房间内四溢开来,他缩到角落,有些惆怅地看着这几个一触即发的火药桶。
  嘉德罗斯,一个尽职尽责的导火线。
  “大哥,”卡米尔向前迈了半步,看了一眼关死的厕所门,“金还在里面。”他可能是在场为数不多的不想引发这场战争的人了。
  雷狮眯了眯眼,举起雷神之锤,嘴里说着“我知道”,人已经冲了出去。
  沉浸在被拒绝的伤痛中的安迷修突然恢复过来,凝晶和流焱握在手中。
  格瑞烈斩横在身前,冷冷地盯着对面的人。
  嘉德罗斯手执大罗神通棍,直冲下来。
  佩利和雷德嗷嗷叫着战在一起。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看了一眼身侧的帕洛斯,只是摆出了防御的姿态。
  帕洛斯悠闲地走到厕所门口,然后不知到被谁砸了一下,堪堪躲开。
  你以为这场战斗会是以雷狮VS安迷修,嘉德罗斯VS格瑞为主吗?不,你错了。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他们是不分对手的。
  不过,好在这些人还算有点自觉——也可能只是纯粹的因为他们都爱着金,战斗场地迅速转移到了附近空旷的地方。当然,这个空旷只是代表着——没有金在的地方。你以为还有其他什么人能入得了这帮神仙眼里吗?
  “没有金的地方约等于没有人。”这是他们难得达成一致的点。
  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他们爱金啊!
  凹凸金吹千千万,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知道多少人要拽着金连开三天party。
  知道全凹凸最大的机会主义者是谁吗?
  他来了,悄无声息了推开了金的房门,来到了金的面前。
———TBC———
对不起我可能拉低了整体水平x
想要心心手手和评论。
能和太太联文我超激动的!

评论
热度 ( 231 )

© 咕咕咕咕咕咕咕 | Powered by LOFTER